都督撸杜嘟

花吐症

陆长歌:

{峡谷重案组背景}


杨戬病了。
他开始咳嗽,并且总是咳出一瓣一瓣白色的花瓣,让他误以为自己成了小仙女,而且还是小花仙。



咳出花瓣来总归不是什么好事,杨戬想找他扁鹊爸爸看看,但是又怕被扁鹊拿风油精毒死,最后还是在狄仁杰的一波分析利害关系后才乖乖去找扁鹊看病。
扁鹊皱了个眉盯着杨戬看了半天,捻起杨戬咳出的花瓣,和医书上的进行对比,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,吓得杨戬以为自己得了绝症。
“这是小雏菊。”扁鹊的声音隔着围巾显得模糊不清,“你得了花吐症。”
花吐症?倒是新奇。杨戬没听说过这种病,问道:“啊?”
“暗恋的人爱而不得,积郁成疾,导致的一种病。”扁鹊顿了顿,“解药是,暗恋之人的吻。”
那也和绝症差不多了。杨戬绝望地瘫坐在椅子上。
或许是杨戬表情太过明显,扁鹊回头看了看他,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问道:“怎么,还有能让你暗恋成疾的人?”
其实我暗恋的人就是你啊,扁鹊爸爸。杨戬在心里苦笑。“扁鹊爸爸,你能不能.....别告诉别人?”
“你现在敢跟爸爸提要求了?”
“那算了。”杨戬垂下眸子,转身离开,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扁鹊在身后沉吟了一声:
“你带个口罩吧。会传染。”
杨戬心思一动,猛地回头:“那你......”
“没关系,”扁鹊摆了摆手,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表情,“我谁也不爱。”
杨戬感到心脏一阵刺痛,什么话也没说,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扁鹊的诊室。




扁鹊目送着杨戬离开,忽然捂住嘴猛地一阵咳嗽。
张开手,手心里安然地躺着几片淡紫色的薰衣草花瓣。
杨戬。
扁鹊勾起一个苦涩的笑容,将手中的花瓣扔进垃圾桶,站起身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写着尸检报告。



“二狗子,你这得了什么病啊?”狄仁杰看到杨戬戴了个口罩,便问道。
“额......”杨戬支支吾吾地想着怎么敷衍搪塞狄仁杰,却听到扁鹊冰冷的声音:“流感。你要不想被传染,就离他远点。”
狄仁杰闻言后,自觉的抱着元芳撤退到了自己的办公桌。
要在平时,杨戬肯定要委屈几句,但是他现在的心思全在自己的病和扁鹊身上,竟然也没说什么。
“我说扁鹊,你不怕被传染啊?”狄仁杰隔着几米的距离,朝扁鹊喊道。
“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传染给爸爸。”扁鹊晃着手里的药瓶,回答道。
是啊。
杨戬看着扁鹊,默默应道。





杨戬的病就这样一天天拖着,咳的花瓣越来越多,隔着远远的都可以闻到他身上浓郁的小雏菊的清香,搞得狄仁杰以为杨戬发了什么神经居然喷香水。
杨戬整天被自己的花香包围着,坐在扁鹊对面,居然闻不到他身上浓郁的薰衣草花香,狄仁杰和李元芳也被熏得头昏脑胀,分辨不出什么香味,只当全都是杨戬这厮喷的香水。



扁鹊今天没来上班。
杨戬直勾勾地盯着他对面空空的位置出神。
“扁鹊今天请假,”狄仁杰打着哈欠走进来,“好像是病了。”
病了?
杨戬的心抽搐了一下。
“杨戬你想什么呢,”狄仁杰不满道,“我就知道扁鹊坐在你对面迟早被你传染......诶诶你去哪呢上班时间出去可是要扣工资的!”





杨戬在扁鹊家门口徘徊很久,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敲响了他的门。
没有回应。
杨戬的心一下被担忧占满,他剧烈地咳嗽着,白色的花瓣竟然染上血丝,但是他没功夫管自己,杨戬捶着扁鹊家的门,“扁鹊爸爸!”看上去像个疯子。
过了许久,门内才穿出扁鹊幽幽的声音:
“别吵了。门没锁,进来吧。”
杨戬打开门,看见几乎满地的淡紫色薰衣草花瓣,门一开,带进来的风吹起花瓣打着旋儿,有几片落到杨戬的手心,浅紫色的花瓣细细的经络上带着血,鲜艳的刺目。
“这.....”杨戬错愕地转头看着扁鹊,扁鹊闭着眼倚靠在床上,脸色惨白的像一张白纸,整个人看起来轻飘飘的,看上去马上就要消失一样。
“如你所见,我被你传染了。”扁鹊的声音听起来很微弱,每一个字都费尽了力气。
“你说过你谁也不爱的......”杨戬趴在扁鹊床边,喃喃自语。
“骗你的。”扁鹊居然笑了。
“扁鹊爸爸.....你.....你到底喜欢谁啊我我去帮你找他!”杨戬急了,他眼前闪过一幕幕扁鹊和他在一起的场景,他难以接受扁鹊也许很快就要离他而去了。
“没用的。”扁鹊现在有了将死之人的淡然。
杨戬还想说话,喉咙口却泛上一丝腥甜,他单膝跪在地上捂住嘴咳嗽起来,白色的花瓣与鲜红的血绚丽地结合在一起。
“原来你也......”扁鹊长叹一声,却没继续说下去。只是自顾自地喃喃低语:“其实我喜欢你啊……”
杨戬愣住了。心底涌出的欣喜、诧异的情绪让他又想咳嗽了。他扣住扁鹊的下巴,一下吻上他。
这个带有侵略性质的吻,像是猎食者在宣布着他的所有权,杨戬的舌头舔过扁鹊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,发誓要把扁鹊打上他的记号。
这个漫长的吻,久到扁鹊气息不稳,杨戬才放开他。
杨戬看着大口大口喘气的扁鹊,嘴角勾起了自得病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:
“好巧啊,扁鹊爸爸。我也喜欢你。”





小雏菊花语:暗恋
薰衣草花语:沉默的爱

评论

热度(1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