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督撸杜嘟

是时候了,是时候分清谁是总受了[全员欢乐向,主曹荀郭or曹郭荀]

沐芳:


话说曹荀郭or曹郭荀三人纠缠了一千八百多年,都没有分清楚谁才是总受。在这新年来临之际,他们终于痛下决心,要一决攻受。


逊:至尊快看,曹荀郭or曹郭荀终于要分出总受了!


权:傻伯言,他们三个二货年年都要分,分了多少年了还没分清楚,这次恐怕又是来杀流量的。乖,二叔带你去吃年夜饭。


攸:小叔,攸和元常支持你!奉孝总受没商量!


嘉:呀呵,公达你……算你狠。


诩:没关系,奉孝我支持你,你一定是攻!


昱:好啦好啦,还是要听曹公先说说。


操:这……好吧。等一下,作者宵小,给孤换个名字先!


作者:是是是。


瞒:嗯,这还差不多。说起来,孤个人觉得奉孝是总受来着。呃,奉孝别用那种眼神看孤,孤背后凉嗖嗖的。为什么?因为和文若在一起时比较拘谨,不太敢做什么出格的事,你知道,毕竟君子嘛。奉孝就不一样了,奉孝与孤是知己,是交心的朋友,什么话都能说,当然,有时候也不必说,他就懂我了。虽然文若也懂,但他不会放纵孤,更不会放纵自己。所以感觉奉孝更好欺负一点,嘿嘿。


嘉:嘿嘿。


备:郭奉孝好欺负?曹贼你莫不是在逗我?


昭:我提议,下次再搞个曹孙刘攻受关系!


师:昭弟,你搞错了,他们是父子关系。


瞒:两个熊孩子。丕儿,别吃葡萄了,整天就知道吃,管管你家儿子。


彧:既然如此,那便说好奉孝是总受了。


嘉:等等,我抗议!文若分明没有攻的特点。首先他没有霸气的名字,孟德的名字就很霸气。而且他还是个文臣,还喜欢熏香,这种翩翩公子就是彻头彻尾的受好吗?


彧:奉孝,你不也是文臣吗?说起来你身体不好,武力值还没彧高吧。弱娇受什么的,说的就是奉孝你呀。


嘉:文若的性格也很受吧,温润如玉彬彬有礼,居中持重任劳任怨,你看看三国中哪个攻有这种性格?


彧:彧以为,诸葛丞相便算一个。


备:什么,孔明是攻╭(°A°`)╮


云:什么,军师是攻╭(°A°`)╮


瑜:什么,村夫是攻╭(°A°`)╮


懿:什么,偶像是攻╭(°A°`)╮


朗:什么,嘴炮是攻╭(°A°`)╮


丕:上面一群什么鬼。仲达你别凑热闹,快来我这儿吃葡萄。


懿:不要,我受不了水果大宴了,子桓放我去吃年夜饭吧……


策:公瑾跑这儿来做什么,跟我回去吧,我保证这次乐队再不弹错音了。


超:子龙,原来你在这儿,我还以为你又迷路了。


亮:王司徒,大过年的,亮不想骂人。


嘉:哈哈哈,文若你看,诸葛丞相显然是个受嘛。


维:我承认……丞相是攻!


备:你,你们,啊……


艾:天、天哪,姜、姜伯约我、我早、早就料到……


会:伯约你……


维:士季你听我解释!


会:我看错你了。


维:士季!丞相之命,不得不从啊!


艾:姜、姜伯约你节、节操呢?


会:够了,今天别想我去成都过年。


维:呜哇T^T,丞相怎么办,士季不来了。


亮:甜甜不哭。隔壁荀谋主,伯约也算是帮了荀令君,你看……


攸:元常……


会:等等,爹你可不能有了媳妇不要儿子啊!


繇:会儿啊,你还年轻,就别老和我们待一块儿了。今年过年就去成都玩玩吧,爹看那个姜伯约一表人才,对你也很好。


会:这都什么爹啊……


维:士季士季,伯父终于同意了!


会:滚!


嘉:……可恶。


逊:(⊙o⊙)哇,这么说来,做丞相的也能是攻啊!


然:那当然了,曹丞相、诸葛丞相都是攻啊,伯言你也一定可以的!


逊:但是丞相这个职位和都督一样,还是不当的好。


权:伯言我错了,再也不敢啦!(ಥ_ಥ)


然:猝不及防的一把刀……


蒙:可怜的小鹿……无良作者,过年不许发刀,听到没有!


作者:是是是。


瞒:行了,别再跑题了,要秀恩爱滚回床上秀去。所以经过大家一致讨论决定,总受就是……


嘉:药丸!!!


彧:稍等,今年是狗年,看在奉孝本命年的份上……


嘉:( •̀∀•́ )文若~


彧:彧就勉强在言语上承认奉孝是为期一年的弱攻好了。


嘉:文若要是会缩句就更好了。


瞒:大家都是好闺蜜嘛。


昱:其实互攻什么的也很有爱呀。


瑜:嗯嗯,就像我和伯符一样。


策:公瑾对不起,下次乐队再不会弹错音了,跟我回去吧!(ಥ_ಥ)


权:咦,本命年有福利吗?那么伯言~


逊:哼╭(╯^╰)╮


蒙:不行,我不答应,你个渣权别想欺负小鹿!


权:子明,今年你就和子敬过去吧,伯言归我了。


肃:诶,子明你怎么在这儿?我都已经到你家里了,说好要升堂拜母吃年夜饭的呢?


蒙:好好,我这就来!


权:耶!调虎离山之计成功!


然:慢着,二谋你别忘了,我也是属狗的!想要伯言,先过我这一关!


权:看在老同学的情分上,把伯言让给我吧~


逊:喂,岳父岳母吗?二叔欺负我,我今年可以和你们住一块儿吗?


瑜:好哒,伯言快来。


策:权弟你小子长能耐了,敢欺负侄女婿了?


权:冤枉啊大哥!


香:大哥,今年我回家过年,我受不了季汉那群基了。


备:说得好像东吴没有基似的。


香:练师,大乔,小乔,么么哒,我来啦!


策、权、瑜、备:隐隐觉得头上有点绿……


春节快乐!

评论

热度(106)

  1. 都督撸杜嘟沐芳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