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督撸杜嘟

大魏四军师之劫

逆斯基:

1.


  “虽然我也不想接受,但是非常遗憾……”


  荀彧的鼠标停滞在官网通知页面的标题上,光标还在微微颤抖着。目光空洞,且心如死灰。


  接着,他缓缓地读出来了:


  “因多次发现该部门成员在工作时间玩忽职守,在工作外时间酗酒闹事,经股东大会讨论,决定于20xx年x月x日对该部门成员进行一次综合考核,凡不达标者一律予以开除……”


  荀彧读不下去了。


  这种胡闹一般的决策是如何过半数的?绝对是被隔壁正在和曹操较劲的袁绍收买了吧?


  ——如果真的是这种情况,那躲不过了,是要把他们往死里搞的节奏。


  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呼出来,犀利的目光直直扫向身后站着的几个同僚,语气都冰冷了三分:“说,都谁酗酒闹事,都谁玩忽职守了。”


  空气凝固住,隐约有火药的气息。原本几个嬉皮笑脸的也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程度,面色严肃下来。


  不妙了,真的不妙了。


  贾诩:“郭嘉。”


  郭嘉:“贾诩。”


  贾诩:“咱们奉孝那是何许人也,别说什么工作时间外酗酒闹事,就连上班时间吃个午饭都敢喝白的,喝高了还调戏曹老板的小秘书。调戏也就调戏了,还忽悠人家姑娘说自己姓苟。”


  郭嘉:“不敢当不敢当,没法和您贾文和大佬比。对外扯什么佛系男子与世无争不常玩通讯软件,一有要紧的事就装死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曹老板亲自出马都联系不上您。然而每次发红包您都是运气王。”


  贾诩:“郭嘉郭奉孝,台球厅里小王子,一支台球杆在手,王者称霸谁不服。”


  郭嘉:“贾诩贾文和,维吾尔族一枝花,羊肉串摊摆起来,城管围观还买单。”


  荀彧:“谁让你们在这念诗的?连韵脚都不会押。”


  荀彧严厉地打断了郭嘉和贾诩的互相伤害行为。几个人又蔫了下来,气氛重归死寂。


  “我让你们想办法,没说让你们推卸责任。浪费时间毫无用处。”荀彧皱眉。


  不是您问的谁酗酒闹事谁玩忽职守……


  思索。思索。秒针滴滴答答地发出声响,时间流逝,死期将至。


  “那个,考核内容是什么,你们有人知道吗。”见半天没人吱声,司马懿拿捏了一下气氛,开口问道:“曹老板肯定有途径了解考核内容,求他透露一下不就行了吗,反正他向来偏爱咱们部门。”


  一提到曹操,荀彧头更疼了。“孟德这人也是耿直,一听说要开除,直接冲过去找上面理论,结果直接被关了起来还掐断联系方式,说等考核结束再放人出来。”


  郭嘉打开手机,开始百度起无痛苦自杀方法,贾诩在旁边对着搜索结果指指点点,进行痛苦度与可行性的分析与评估。


  荀彧也完全没有心思管他俩,正盯着屏幕发呆,也可能是在思考。


  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不管怎样不还是得活着?就算真的被解雇了,以咱们的能力,再找一份谋生的工作好了。”


  眼看郭嘉和贾诩已经罗列出十二个可行自杀方案,并开始通过投骰子来抽签选择,司马懿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,这帮人吃枣药丸。


  果然,司马懿话音落下,郭嘉和贾诩停止了讨论。


  但荀彧的目光也转向了司马懿,并且开口了——以冷淡还夹杂着些许生无可恋的语气——开口了:


  “仲达,虽然你是咱们中最年轻的一个,但是我问你,你觉得自己的手干净吗?你觉得自己知道的东西多吗?你觉得你活着离开的几率大吗?”


  司马懿的嘴唇颤了颤。


  他好像想起了一些事情。


  而郭嘉和贾诩已经继续叽叽喳喳地讨论起了自杀方案。


2.


  所以,司马懿到底想起了什么事情呢?


  他想起了十个月前,负责管理子公司那边的曹丕找他帮忙做了一笔声称为“公司需要”的账。


  又想起了三个月前,曹丕找他帮忙把一笔不知从哪来的钱记入“合理化”的账目。


  这样想想,好像一年前自己也帮曹丕……


  为啥全都是曹丕啊?!自己这是把命都交代了吧!


  “我不会找人杀掉你的,我不是那种人。”曹丕一直在电话里安慰司马懿:“你冷静点,我不是那种人,我相信你不会把事情泄露出去,也不会把事情告诉我爸爸。所以说你冷静点……就算真的被解雇了,你把我当失业保障机构,我给你打钱,行不行?一直给你打钱到你找到新工作为止。”


  电话那头司马懿的声音都是颤抖的:“我不信。我如果是你,肯定会卸磨杀驴。我知道的这些东西,哪怕泄出去一个字,你都得完蛋。你不杀我你是智障吗?”


  “我不杀你,我真不杀你,是哪个煽风点火的说我要杀你?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?仲达,你听着,就算你找不到工作,来我这边啊,我这边还有空余的岗位。或者你相中哪个岗位,我把负责人开除,给你腾地方。”


  曹丕也是纳闷,明明司马懿一直对自己忠诚得很,怎么就突然开始疑神疑鬼还要上吊自杀?老爹身边那几个颖川男闺密又给仲达灌输什么鬼东西了?


  难道……难道自己的人品被仲达怀疑了!


  刹那间曹丕如遭五雷轰顶。


  虽然自己行事稍微果断了一点,为了利益稍微有点马基雅维利主义,偶尔可能会违反常人所定的道德准则,但是——


  ——仲达无法理解我吗?我被当成大恶之人了吗!


   “别说了,小少爷。你要是真想帮我,今晚十二点开车来中央区以东的东三胡同,沿没有区域监控的路走。”司马懿叹息,他冷静了一点点,开始思考对策。


  “你要干什么?”曹丕警觉起来。


  “撞我,最好撞瘸。让我请个长假躲过这一劫,长假期满回来就当无事发生过……不要出人命也不要瘫痪,这之间的分寸能掌握好吗?”


  “无能为力。”曹丕说:“这种高超又巧妙的车技,就算是子建喝完酒也难以企及。你相信我,我不会杀你的,你不用这样,真的不用这样。”


  “信你就有鬼了,真要让我信你,就先把我搞进医院行不行?”司马懿急得都带了哭腔。


  “那你跳楼好不好?我下不去手啊。”


  “二楼可能摔不瘸,三楼可能直接摔死,体位掌握不好风险大,我没跳楼经验啊。”


  谁会有跳楼经验啊!


  见司马懿已经决定一条路走到底,曹丕也没法子劝他了,干脆就顺着他意思,帮他搞个住院证明算了。


  “你等着。”曹丕说:“我叫华佗大夫带着麻药过来给你制造腿伤,三个月就康复的那种。”  


3.


  事实上和贾诩讨论自杀方案这种事情,对郭嘉而言只是凑个热闹。大概类似于学霸在考完试后跟着学渣一起哀嚎“完蛋了要挂科了我们一起去跳行政楼吧”之类的。


  ——你贾诩愿意去死就去死好啦,我才不陪你。


  不就是苟过一场考核吗,有什么难的?反正本人常年带病在身,随便来个磕磕碰碰想法子住了院,再搞个旧伤复发小题大做,不就结了嘛。


  我亲爱的朋友,贾文和。我先去一步,你自求多福吧。


  如是想着的郭嘉准备去医院找他的老熟人医生,万万没想到,居然看见了躺在病床上腿打绷带的司马懿。


  “我被人打了。”司马懿。


  “劫财还是劫色啊?”郭嘉。


  “……仇人。”司马懿。


  “你这仇人来得还真是时候,怕不是成了恩人。”郭嘉。


  “大概吧。”司马懿。


  这小子狡猾得很!居然抢先了自己一步。看来住院这一套行不通了,不仅显得很假,还大有模仿抄袭的嫌疑。


  郭嘉有些沮丧地离开了医院。


  此计行不通,只得再想他法。既然自己主动进医院不行,就只好让别人把自己送进医院了。


  去找贾诩的麻烦?和他发生争执?再碰瓷他说自己被他气得心脏病犯了?


  跪求惇哥把自己打到生活不能自理?


  在雷雨天气,一边在马路上跑一边喊“雷公助我”?那还不如帮修电路的工人搭把手然后去摸高压电……不对这直接出人命了!


  不然,还是去和文若商量商量……


  不行!绝对不行!去找他商量,他把我的主意给用了怎么办?虽然文若不是这种厚颜无耻之人,但是万一呢!


  郭嘉一边思索着,一边恍恍惚惚地踩着台阶上楼。


  结果一个不注意,直接从台阶上仰跌了下去。


  从后脑磕到地板的瞬间,到眼前一黑失去知觉的那一刻,郭嘉只觉满心充满了感动。


  他还隐约听见了有女职员用尖利的嗓子喊叫着救人,以及周遭纷乱而又匆忙的脚步声。


  意料之外地。


  赢了。


4.


  “你们有病吗?”


  荀彧来探病了,拎着曹丕嘱咐再三的两兜子死沉死沉的葡萄。


  “确实有病。”


  “当然,不然住院干嘛。”


  司马懿和郭嘉被安排到了同一间病房,这使得荀彧不用费劲去跑两趟——然而荀彧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他觉得自己这俩同僚简直不要面子。


  “暂且不提仲达找了哪位恩人打断了他的腿。奉孝,你连命都不要了吧?胡闹什么?你知不知道滚楼梯这种事情,如果下落体位不对是会死人的?”


  郭嘉连忙举双手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真的是天助。”


  荀彧翻了个白眼:“鬼才信你。你还真舍得对自己下手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”


  “我真不是故意要摔的!本来可以选择更加轻松无痛的方式吧?智障才滚楼梯。”郭嘉只觉得憋屈。


  这回连司马懿都表示不信了:“滚了就滚了,考核也结束了,大家都活着,就别死要面子不承认了。”


  郭嘉从病床上趴了起来:“你想多躺三个月?”


  见眼前俩人又要胡闹,荀彧手疾眼快把郭嘉按了回去,满脸的无语:“以后出门别说自己是颖川来的,颖川没有你们这种智障。”


  “哎,不得已不得已。文若你考核怎么样啊?感觉你好像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。”郭嘉好奇。


  “何止不紧不慢,简直稳如苟。”司马懿在旁边煽风。


  荀彧瞪了他俩一眼:“所以我才说你们智障。考核内容就是很简单的业绩考察,顺便抽查了公司条律的了解程度,你们居然一个个地把自己弄残废了,我也是服气。”


  “不是吧!”郭嘉抱着头哀嚎:“这一点也不符合官网通知的严肃气氛!我不信!”


  “……”司马懿。


  “就是你们三个小题大做吵吵嚷嚷还扯上人命,才把我也吓得乱了分寸。”司马懿。


  “还好有个智障郭奉孝陪我碰瓷。”司马懿。


  “你还好意思说!要不是你抢先用了住院这一招,我只要拿以前的病历说自己旧急复发就可以了,还用得着滚楼梯吗?”


  “看吧,你果然是故意滚楼梯的。”


  “我不是故意滚楼梯的!”


  我不认识他们。来自荀彧的内心。


  “哦,对了,你们也别太上火,其实文和下手比你们更狠一点。”荀彧说。


  “他真的自杀了吗?”郭嘉。


  “没有。”荀彧:“他蹲局子了。”


5.


  是说一周前,贾诩找老同事加老酒友陈宫出去喝酒,当作最后的晚餐。


  贾诩把内心的苦闷都讲了出来,又把两位同僚的无耻住院行径都抖了出来,表示自己没法活了。


  “那你去局子里躲两天不就成了。”陈宫表示不慌。


  “然后染上人生的污点?”


  “哎呀,你是被冤枉的嘛。”陈宫拍拍贾诩的肩:“这样,我闹个失踪,失联十天半个月,你就被当作最大嫌疑人抓起来。反正你长得这么欠揍,他们肯定会逼供你。”


  “然后我就装作屈打成招?”贾诩。


  “聪明。然后等事情真闹大了,你用我另一个手机号联系我,我及时出现,帮你洗清冤屈,再找个借口蒙混过关。”


  “完美。”


  “完美。”


  二人如是达成了共识。


6.


  五天前。


  然而并没有人管陈宫的死活,也没人联系自己询问陈宫的情况。


  ……这家伙究竟混得有多惨?


  贾诩终于忍不住给吕玲绮拨了电话:“你们那边的陈宫是不是失踪了?”


  吕玲绮:是呀。


  贾诩:我是最后一个和他在一起的人,你们不怀疑我吗?


  吕玲绮:没事的。我爹说他经常到处乱跑联系不上,已经习惯了。过两天他自己就回来了。


  卧槽你这是什么生活作风?活该没人管你死活!


  早知道当天晚上就该把你拆开卖了内脏零件再携巨款逃亡海外!


7.


  三天前。


  “文远。”贾诩终于快憋疯了:“陈宫失踪了,你知不知道。”


  “这事你得找吕布吧,我已经好久没和他联系了。”张辽有些尴尬。


  “吕布那货完全不管陈宫死活啊你说我能怎么办!”


  张辽纳闷:“你俩关系这么好?连吕布都不关心的事你还这么关心。”


  贾诩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疯了。


  “文远,你听我说,我是最后一个和陈宫在一起的人,我害死他的嫌疑最大,你快点报案把我抓起来。”


  贾诩已经不想再绕弯子,也不管张辽能不能听懂,直接全交代了。


  张辽沉默了许久。


  “……我知道了。是因为官网的部门考核吧,好像就是你们部门?”


  “……对。” 


  “好。我这就去报案。”


8.


  半个月后,郭嘉出院了。


  送走了郭嘉的司马懿看看自己还没见好的腿,一边感慨华佗下手真tm狠,一边迎来了……新病友贾诩?


  “你怎么进医院了?你不是蹲局子去了吗?”司马懿显然有些惊恐:“难不成现在里面这么乱?你才呆了几天就被打成这样?家里人没花钱帮忙打点一下吗?”


  贾诩郁闷,没好气道: “吕布打的。”


  “这么惨的吗。”司马懿倒是从张辽那里听说了事情的原委,顿时心疼起贾诩:“你早该知道会惹来吕布的仇恨。还不如当初跟我一起去找曹丕,自行把腿给断了。”


  “嘁,吕布打的才不是我,不然你以为我会和你呆在一个病房吗。”贾诩冷哼了一声:“是陈宫出现了。一发现那小子还活着,吕布就哭了,然后就把那小子往死里打——嗯,现在还在重病房里呆着呢。”


  “那你这是?”


  “我这不是手贱吗,眼看要出人命了,就上去劝架……”贾诩看起来十分懊恼:“以后家暴这茬,就不应该管。他们床头吵架床尾和,加深感情,我倒是进了医院。哦对了,考核那边怎么样?有人被开除吗?”


  司马懿觉得贾诩挺惨的,也就不想把考核的真相告诉他了,免得把人刺激着。


  于是只好拍拍他的肩:“兄弟,别管那么多了,先把伤养好再说。”


 end·

评论

热度(259)

  1. 都督撸杜嘟逆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