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督撸杜嘟

泊远:

军师组·大


这个梗是庞统上测试时想出来的,结果等了一年也没机会等正式上线让我画了……总之还是要画!


赤壁之后

“军师,到了。”

赵云低沉浑厚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,有些踉跄地下了马轿,被赵云一把扶住。

“军师...”

“...无妨,多谢将军了。”旁人大概很难从我的语气中听出任何情绪吧。他们最多察觉到,我那往常总噙着几分笑意的深邃眼眸此时分辨不出半点喜哀。在众人眼中的我哪日不是俊雅的眉目里书写着志在必得,一袭淡蓝色的平整衣袍衬出那股卓尔不群的“神仙之概”呢?我手持羽扇,轻轻扇动着,向周瑜所“在”的殿中走去。

“军师。”赵云赶上来,神色凝重,“孙吴待吾蜀早不复赤壁那时的友好,周瑜又刚逝世,这里人人皆想杀您以报仇,不如还是...”

“将军多虑了,亮自有分寸,不必忧心。”

“那末将随军师同进,以防不测...”赵云握紧手中的长枪,压低声音说着。

“诸葛亮!你竟敢来!”直呼名讳的愤怒叫声打断了赵云的话。循声回头望去,果然见到周瑜的部下们一张张愤恨的面孔。

“若不是你从中作祟,周都督他根本不会因气病逝!”

“哐”的一声,长枪重重戳地,全场立即鸦雀无声。赵云沉下脸,令人生畏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,谁都不敢做声,只能怒目圆睁,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。

我想再多看他们一眼,垂下眼眸,径直向前走去。

“孔明先生,周公瑾的离世...全然是他箭伤所致。与您无关,您无需自责。”低哑浑厚的声音使自己停下脚步,回过头,那人熟悉的老实模样便映入眼帘。

“东吴部下都是性情中人,血气方刚,若是冲撞于您,还请...见谅。”

鲁肃仍和赤壁那战前一样沉稳。他欠身行礼致歉,曾经黑白分明的眼睛现下显露出几路鲜红的血丝。

明明哭了很久吧。

或许比那些声张为周瑜报仇雪恨的部下们还要痛苦的多吧。

不论是吴国将领还是兵卒,他们涌出的泪都能被理解和同情。可自己心中的郁悒,又有谁能体会?

这是一件痛苦又折磨人的事。可是若不经历敌对英才间的生离死别,我大概永远体会不到感情的温度。

不料那时燃尽赤壁的火,此时却也燎痛了自己的心。

“呜呼公瑾,不幸夭亡。修短故天,人岂不伤...”

原来你离开后,我心里会是这番滋味。痛彻心扉,却无奈永不能宣之于口,只能任由它落在心底,愿它随时间流逝日益淡化。轻轻闭上双眼,之前经历的种种情景浮现在眼前。

“若吟不出下联,则以杀头为罚,何如?”
“三天内造十万支箭?笑话!你应当清楚‘军中无戏言’吧!”
“孔明先生你也有一计?不如你我把各自的计谋写于掌心。”

世人皆认定,是我利用你的伤势和气性,间接杀害了你,除掉了西蜀莫大的隐患,更是体现了自己的神机妙算。

那事前的百般不忍,事后的痛心疾首,又有谁得知?

早在我初出茅庐之际,就得知孙吴有一位气宇不凡,精音律善兵法的大都督。吴国先主托孤时,“内事不决问张昭,外事不决问周瑜”的忠告更是勾起我对你的好奇。

犹记初见,有着“美周郎”名号的你比我想象中更加清秀,略似女子的容颜使我久久难以相信你就是那传闻中的“骄骄虎臣,翩翩儒将”。可当我论起结盟破曹一事时,你眼间便肃然涌起一股傲气,眉梢一挑又增添几分风流。你谈吐不凡,语气坚定,一副运筹帷幄的神情。我用羽扇遮住半脸,浅浅地笑了。

赤壁战起后,你文儒的模样又悄然褪去。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在你那不知何时换上的鲜红战袍上,银甲泛溢着白亮的寒光。

雄姿英发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

我本应为一同策划的这一战大获全胜而欣慰。但在我默默注视着你率兵骁勇杀敌的背影时,心中油然生出一种惋惜。

倘若你我身处一国,长久这般默契的商讨计谋,那将有多少如赤壁一般的大捷?那时,即使他曹魏有百万雄兵,也不敌你我二人一番言语。

可惜你我出身异地,各为其主。世人皆知赤壁过后将三分天下——署吴终有一日将势不两立。

和各自属于的国一样,你我为友一时,也终为敌一世。

既然你不能为蜀汉所用,那么也只能......

没错,是我“杀”了你。可每每按计谋走一步,都像踏在锋利的剑刃上,一步步都艰难痛苦却又迫不得已。三番气你,哪番不是精打细算?

第一气,我和你相约,在你夺南郡大败后,我蜀才会去夺。那时我就算定你将略失利,于是趁你和曹军纠缠时派兵夺取南郡,那个险峻的要地。而你除了那日后终结你性命的重伤外,一无所获。

第二气,我已经做好了你命数将尽的心理准备。你本想用美色诱惑住我主公,何料我又使计让主公安然回到了荆州,并且让你中下埋伏,惹得众兵卒讥讽你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你气得吐血,大快蜀国众人之心,人们对我的句句称赞,但在我听来更像是讽刺--乱箭穿心,惹得我一阵自嘲。我,一代所谓的“绝世智谋”,此刻正无声的将一个和自己才智不相上下的英才逼入绝境。心中百般不忍,可在灼灼目光下也只是淡然一笑,侃侃道出第三气的谋划。

第三气,我迟迟不还荆州,声称取到西川后再归还与你。你果真气急败坏,想假借帮蜀国攻取西川为名夺回荆州。我自然识破,令众人包围你。在军营里听闻你吐血昏迷后,我挥动着羽扇,浅笑着吩咐将人你送回东吴养伤,转身避开人眼后,泪水便无声的顺脸颊淌下。我知道你定躲不过这劫,昨夜星象已经告诉我,今日将有一文武全才英年早逝。

那时,短暂的沉默后,我拭干眼泪,试图麻痹自己:

“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将敌人置于死地乃是兵家常事,将来要辅助主公一统天下的人,怎么因儿女情长落泪?”

这样的事,以后我只会做更多。

只可惜你我皆生于这乱世之中,群雄逐鹿,战乱四起,烟火弥漫。天妒英才,多少英雄豪杰死于非命?而杀他们的人,又有多少是迫不得已?

念完该念的悼词,吴军低闷的哭声掩盖了我恍惚中的呢喃:

“公瑾,倘若没有诞于此世,你我会不会是挚友?”

泪水顺脸颊无声的落下。不过这在旁人看来,或许也会认为是我虚情假意,泪不由衷吧。

“这世间,究又少了一个与亮惺惺相惜的人呢...”

在一片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中踏出府门,一阵春风吹过,几瓣梨花花瓣落下,从我眼前飘过,伴着余晖在风中曼舞几阵,最终落在我脚旁。

“军师,末将听闻……”赵云朝我走近,在我耳边低语道,“周瑜临死前,曾数次叹道——
“‘既生瑜,何生亮’。”

我没有回应,漫步向马车走去,示意车夫准备起驾。

归程时已近黄昏,斜日依山,优柔缠绵。灿烂辉煌的光芒渐渐消退,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唏嘘不已的凄美残阳。

遥想赤壁一战,就是在这样的黄昏中烟消云散,化为乌有。

天边那抹鲜红,可是当年的烈火所映?

坐进车里,掀开车窗,最后看向这个被悲伤笼罩的地方,低声回应着你:

“君不死,亮不安。”

凄凉的愁绪在心间,渐渐蔓延。

赤壁之后,故人不复。

爐上老九:

各版本你瑜哥大赏(?)
再嗑瑜哥一百年!!

从左到右:
王者荣耀 周瑜
三国志11 周瑜
真三国无双7 周瑜
三国杀 周瑜
萌三国(漫画) 周瑜
九九八十一(漫画) 冷漠(周瑜)
策马天下 周瑜

柒别枝:

红衣少年郎,

烈晔世无双。

寒剑映春雪,

青骏踏花香。

举棋定国策,

披甲戍边疆。

江山无限好,

慷慨歌未央。




【孙吴】天下执念

温在:

#孙吴小品


#内含:策/瑜/权/昭/逊/肃/蒙




【孙吴】 




『 孙 权 』 
天色微夜,谁王侯将列,我执念似初,又怎宝剑酒烈。 


『 孙 策 』 
晚霞城阙,谁江东霸业,我一见如故,又怎魂飞烟灭。 


『 周 瑜 』 
赤壁大捷,谁琴弦音节,我持剑东风,又怎一抹笑靥。 


『 陆 逊 』 


回眸一瞥,谁故人新月,我凉茶失温,又怎望北大雪。 


『 鲁 肃 』 
官场言叠,谁天下三界,我谈笑八荒,又怎往事忘却。 


『 吕 蒙 』 


三秋之约,谁领兵大灭,我热血入喉,又怎墨笔一撇。 


『 张 昭 』 


松柏凋谢,谁史册谱写,我入城马行,又怎三生过皆。